您的位置: 首页 > 科研教学 >

中医药浴法临床应用

时间:2020-07-08 10:48 来源:中国中医药报3版 发布人:赵春艳 浏览:

  药浴法是中医外治法之一,即用药液或含有药液的水,洗浴全身或局部的一种方法。其形式多种多样,盥洗全身,俗称“药水澡”,局部洗浴又有烫洗、熏洗、坐浴、足浴等。中药药浴,古已有之。在长沙马王堆出土的《五十二病方》中就有熏浴方8首。《黄帝内经》中有:“其受外邪者,渍形以为汗”的记载。晋代葛洪的《肘后备急方》则收录了更多的药浴内容,对不同的疾病成因不同,治疗采用的方法也不同,如酒洗、醋洗、黄柏洗等。隋朝巢元方的《诸病源候论》更是将药浴疗法用到了妇科、儿科以及临床急症抢救中。到了清朝,是药浴发展的一个高峰时期,很多药浴效方在民间流传,如沐浴、洗头、洗眼睛等,广泛应用于急症、内、外、妇、儿、骨伤、皮肤、五官等数百种疾病的治疗。对药浴贡献最大的是《理瀹骈文》的作者吴师机,不但为药浴治疗疾病提供了理论依据,还根据药浴不同的表现形式分为熏、洗、沐、浴、浸、喷、浇、淋八法,治疗范围涉及了中医的内、外、妇、儿、五官各科,并列举药浴方79首。

  典型案例一

  吴某,女,1岁2个月。家长自述患儿自半岁后添加辅食,即出现大便偶有干结难排。遵医嘱先从饮食入手调整,多饮水,水果蔬菜适量增加,并口服益生菌、乳果糖,症状无明显改善。后检查排除巨结肠、乙状结肠冗长等器质性病变。推拿、中药口服均未坚持。1岁左右症状持续加重,大便3~4日1次,色黑,量少,臭味大,并出现颗粒状,排出困难,伴大汗淋漓,抗拒哭闹,每次都需用开塞露辅助,肛裂出血,直肠黏膜Ⅱ度脱垂,大便后需家长用手还原复位,患儿纳差,夜卧不安,近期生长发育迟缓。查体见患儿面色萎黄,唇甲色淡,毛发细软稀疏,下眼睑发暗,舌质淡苔白厚。

  诊断:小儿便秘(脾胃虚弱,中气下陷)。

  治法:因小儿脏腑娇嫩,因而采取药针疗法,并用药浴配合。

  方药:补中益气汤合槐角丸为用。前者补中益气,升阳举陷,可重用生白术、当归以健脾益气,补血润燥,而共奏润肠通便之功效;后者止痒痛、祛湿毒、清肠疏风,以解肛裂出血之苦,防止患儿肛周疾患进一步发展。方中诸药用量均按比例加大用量,嘱患家长大量水煎,令药汤浓郁,温度适中,让患儿坐浴其中,没过肚脐。熏洗过程中,应保持温度,时间宜20分钟以上,见小儿面色微红,似有细微汗珠冒出为宜。

  一周后反馈患儿胃口有好转,夜卧不安有改善,排便时间有缩短,遂继续用药,半月后大便排出不费劲,2天1次,脱肛现象已明显减轻,排便后可自行回纳。家长认可此方案,患儿配合,情绪好转,随诊后继续用药,一个疗程后,患儿脱肛及出血已痊愈,大便1~2天1次,条形软便,排出不费力,汗出正常,面色已似有红润之象,情绪稳定。

  典型案例二

  安某,女,3岁3个月。因早产,出生半岁后发现肌张力低下,运动迟缓,并伴有厌食,纳差,大便干结,3天1次,排出无力,夜卧不安,盗汗严重,抵抗力差,频繁外感,唇若涂丹,舌质绛红少苔。就诊时已在当地做康复训练,但因营养不良,效果不好。患儿常常自述疲乏无力,不能自行抬下肢上台阶。考虑到患儿之前治疗经历复杂,决定以外治法为主。沟通后家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同意以膏穴疗法搭配中药足浴。

  诊断:小儿生长发育迟缓(脾肾不足、气阴两虚)。

  治则治法:足浴方剂以四君子汤合引火汤为主。方中重用白术、熟地为君药,既可健脾益气,滋阴补肾,又可润肠通便,气阴双补,方中其他诸药如党参、茯苓、麦冬、白芍等,共奏益气补血,滋阴敛肝之效。先后之本均可兼固,一周左右,随症调整处方1次,根据患儿病情变化,酌情加减,或佐以安神助眠,健脾开胃,滋阴敛汗,以助改善体质。嘱家长煎煮后取适量没过足三里处,每天20分钟左右,1天2次足浴。

  调理近3个月时,家长反馈,孩子食欲佳,大便规律,眠可,不再盗汗,贫血改善,呼吸道疾病高发时未被感染,身高体重均有明显增长,不用扶拉可自主连续上台阶。(曹一 河南省郑州市郑东素朴中医院)

  (注: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。)